下载APP

第93页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兰衡奄奄一息,痛得恨不得原地投胎,模糊的视线看到魔头丢开面具,露出一张清秀苍白的笑脸,然后魔头俯下身来,托着他的后脑勺,低头吻在了他脖颈上。

治愈的魔力在他的窒息里翻涌,疼痛被漫长的一吻带走了。

一吻如天荒,地老方终结。

魔头仰头来,唇上沾了他的血,笑起时颜如渥丹。

“我叫笑千秋。”

“你叫什么不重要哦。”

“你只需要知道,从今天开始,我就是你的主人,你就是我的狗。”

这便是一人一魔狰狞的初见。

2.

笑千秋最初给他安排的住处是一个豪华的狗窝。狗窝由金子打造,干净得找不到一粒灰尘,宽度够成年人横卧,但高度不够。兰衡被锁在里面时不能站起身,只能坐着或者折腰。

笑千秋笑眯眯地给兰衡戴上狗链时说:“这个狗窝很好对不对?我听说人间有个皇帝对他的第一个皇后立过誓约,叫金屋藏娇,我很喜欢这个故事里的爱意,上一条狗就叫阿娇,它有一身蓬松纯净的白毛,趴在狗窝里摇尾巴时可爱得不行。现在我也给你打造了链子,你也要乖乖地在金子里摇尾巴哦。”

前前后后,兰衡在狗窝里待了两年。

被锁在其中的一个月后,笑千秋戴着布满血污的面具,提着淌血的刀出现在他面前,一把拉开了金子打造的栅栏门,兴奋地拉着狗链将他拽出来。

“小狗,我今天和我哥一起去杀丹羿宗了,没像屠你们剑魂山那样屠个干净,丹羿宗不好杀。我提着刀横冲直撞,几次差点遭殃,那些修士不像你废物,我甚至险些被他们宰了。”笑千秋摘下面具骑在他身上,扯开自己的衣襟,露出胸膛上触目惊心的新鲜伤口,但他神情不见痛苦,笑容就像焊死在他脸上的面具。

“我修为终究是不够啊,我哥是天选之魔,我是地里萝卜。你呢小狗?你出身这么不凡,怎么长成这副荣辱不惊的无聊性子?生气啊,愤怒啊,长野心啊!来报复啊!”他俯下去压在兰衡身上,扯出他脖子上的链子,骤然伸长的獠牙冰冷地贴在那道刀疤上。

气息交错着,兰衡觉得笑千秋的眼睛仿佛黑暗中的两点鬼火,不是烧死他,就是烧死自己。

“小狗,你是个至纯炉鼎啊,能不能有点出息哦。”笑千秋又突然趴到他胸膛上一阵笑,身上伤口淌的血蹭了兰衡半身,旁若无人地自娱自乐,“千秋啊,你是个阎魔啊,你娘亲是最伟大的君王,你爹亲是最骁勇的将王,你哥哥是最杰出的兵王,你可要像他们一样厉害啊。”

他絮絮叨叨了半天,声音越说越小,最后趴在他身上睡着了。

兰衡难眠了

本章尚未读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---->>>


【1】【2】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